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母子偷情

12.16 02:00

夜深人静

  姊姊回来的这几天,因为和妈妈的君子约定,连续几天的禁欲,让跨下小弟开始不安份地严重抗议了起来。

  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许久,望着墙上时钟指针指向12,「叮」了一声,我终于按耐不住踊跃的淫欲,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悄悄地前往二楼走廊的尽头——妈妈的卧房。

  有如一位经验老道的冒险者,经过姊姊房间的房门时,我刻意的放慢脚步,无声无息、无惊无险的度过被猛兽发现的危机;99级开锁术,毫不废力的推开妈妈未上锁的房门……

  「妈妈……」

  一脚踏在门俸里,我躲在门后悄声的呼喊。

  「妈……你睡了吗?」

  得不到响应,我只好把沉默当做是妈妈默许我夜袭的答复,“光明正大”的轻声潜入妈妈神秘的闺房里去。

  正当我准备恶虎扑羊地扑向妈妈那张席梦丝大床时,忽然瞄到房内浴室的灯正亮着,露出一道光线。

  耳闻洗手间传出的梳洗声,原来,妈妈在厕所里啊……口桀口桀……

  「谁在那儿?」

  听到些微声响,妈妈紧张地推开浴室的门问道;谁知她才刚把门打开,便被自己那早就躲在门后准备妥当的不良儿子给双手熊抱住。大惊之下,妈妈害怕的娇喊出声:「啊!!!」

  「嘘……妈,是我啦。」

  放开妈妈,我手比出了「安静」的手势。

  「夭寿西因辣,要死啦你,差点吓死你老娘!」

  惊吓未甫,妈妈丰满的胸口起起伏伏,气得连台语都飙了出来。

  男人对女人道歉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呢?嘻哈带笑地把妈妈拉回浴室,二话不说便抱住她,深情吻住诱人的红唇。

  「呜……」

  多日来丝毫没有温存的母子,一触即发;一时间天昏地暗,妈妈被我吻地意乱情迷,目光也迷懵了起来。

  唇分许久,妈妈好一下子才从失神状态恢复,马上用力地敲了我的额头,双手叉腰娇斥道:「小伟,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到妈房里干什么?」

  「妈妈,人家想您嘛!」我委屈地玩弄手指头,回答道。

  「小色狼,得了吧你……」妈妈一眼就看穿精虫上脑的我心中所打的如意算盘,翻了翻白眼。

  「小伟,你不是答应过我,姊姊回来这段日子不碰妈妈吗?」

  「可是……」

  「别可是可是了,赶快回房睡觉!」

  「妈妈……」

  无视我的抗议,妈妈一把我推开,正准备转身打开浴室门,这时候我抓紧时机,佯装身体「哎呀」一下子不平衡,往前扶倒,双手从妈妈腋上穿过,双掌包裹住妈妈柔软的胸乳,下体有意无意地隔着裤子朝妈妈肥嫩的大屁股顶了一顶。

  「啊……」妈妈极为敏感的身体不堪挑逗,轻轻几下就惹得她妩媚呻吟。

  「嗯……小伟……啊……放开妈妈!」

  「我才不要勒……」到嘴的肥肉岂有放手的道理,粗暴地在妈妈丰硕的玉乳上揉了几下,二只食指,隔着妈妈身上着装的睡衣薄衫,播弄乳球尖端那两颗勃起的稚嫩果实,又挤又压。

  从背后抱住妈妈,低头慢慢亲吻着妈妈纤细的雪颈,然后含住她触感敏锐的耳垂轻柔地吸咬,左手持续地侵犯妈妈肥美的巨奶,右手则往下移动,从妈妈盈实的小腹下悄悄滑进她内裤里,随手摸了一把,果然不出我所料,股间之下那处柔软饱满的绿洲已被我逗弄而湿得一榻胡涂。

  「别……不要……小伟乖……求求你……」

  嘴巴喊着不要,生理的反应却是最诚实的。

  一波波快感侵袭而来,让妈妈炽热敏感的胴体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忠实响应起我的挑逗;肉缝间被我手指划过的地方只觉得一阵挠人的搔痒。妈妈眯着眼,晶莹剔透的美眸上起了丝丝雾气,娇嫩的脸颊淌满了红晕。

  「妈妈,你真得不想要吗?」

  我嘿嘿淫笑地抽出内裤里的魔手,食指与拇指秀在妈妈面前,淫荡的摆弄掐弄指间丝丝透明色的黏液。

  「你姊姊的房间就在隔壁,被她听到怎么办?」明明已被我撩起了春情,妈妈还是故作姿态地狠狠瞪了我一眼,娇斥道。

  「我们小声一点不就好了。」我笑着反驳道,右手再度深入妈妈的内裤里,两根手指灵活地,像抚弄羽毛一般,在妈妈股间冒着淫水的肉缝上轻柔地来回拨弄。

  「啊……」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妈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你这坏孩子,明知道妈妈也忍得很辛苦,还这样弄妈妈……」

  「妈,忍不住就别忍啊,来嘛……让儿子好好爱你!」

  「可是……你大姊说不定还没睡……」

  「好啦好啦,我的小亲亲、好妈妈,快点来了!」

  顺手把马桶盖盖上,坐了上去,我拉了拉妈妈娇嫩无骨的玉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催促着她。

  妈妈叹了口气,乖乖地温顺坐在我的大腿上,粉嫩的大腿、滑腻的肌肤,感受到妈妈身体的重量顿时压在我身上,同时她温热的体温和柔软的臀肉亦顶压住那暗藏在内裤里勃起的大鸡巴。

  怀中抱住这具香喷喷的成熟肉体,猴急地探手捧住妈妈抵在我胸前的玉乳,左搓右揉,使力地蹂躏这对令我留恋不已的肥硕豪乳,让充满惊人弹性的乳球被手指的挤弄下在薄纱中膨胀、变型;接着,仰头吻住正红着脸、闭上眼的妈妈的香唇。

  妈妈一边火辣地与我拥吻,一边熟练地摆动起腰枝,前后摇动屁股,让彼此的生殖器官,隔着薄薄的底裤布料,互相厮磨。

  感受到底裤那处敏感的部位,被妈妈耻部腔道中如涌泉般流下来的汁液所沾湿,又黏又滑的触感、空气中妈妈酸中带骚的女性香味、与情人间的爱抚和舌吻使我再也不想掩饰自身的亢奋,猛然顶起屁股,在妈妈柔软饱满的阴阜上使劲磨蹭了许多下下,即使隔着布料,鸡巴之硬挺也够妈妈娇喘发浪了起来。

  「妈妈,我想要……」伸手捧着妈妈屁股,同时用拇指勾住妈妈内裤两旁的细带,准备将之剥下。

  「不行,妈怕自己忍不住……」妈妈伸手阻止我的举动,摇着头。

  「哼……」冷哼一声,表示我的不满。

  妈妈真行啊,都湿成这样了还能忍。

  「宝贝乖……别生气,妈帮你弄出来好不好?」

  「嗯……好吧……」

  唉……先违背约定的人是我,妈妈都低声下气哀求了,实在令我不忍心再继续苛求她,况且……冷静下来的我,其实不敢、也不愿在这时候惊动大姊。

  妈妈其实是矜持与淫荡、矛盾并存的综合体;一方面拒绝不了我的索求,另一方面却又努力地在维持着母亲的威严。

  媚骨天生的妈妈,她那副成熟透顶的性感胴体……对性爱的需求与渴望……并不亚于像我这种正处于精力旺盛年龄的热血少年。做爱时,妈妈那股骚劲和诱人的艳丽丰姿,总让她反客为主,让我有种被拿来当作发泄欲望工具的滑稽错觉。

  只要我想要,那具淫荡至极的身体绝对无法拒绝我;妈妈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属于我的,这点是她潜意识里亦无法否认的事实。

  可是,与万年发情的我所不同的是,守寡多年的妈妈,已经习惯性地压抑自身欲望;不经挑逗拨弄,她极少会主动向我央求欢爱……她对我的感情,至始自终,母爱的强烈大过于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阴茎的需求。

  对于妈妈这种自欺欺人的心态,我并不想点破,更不想藉此对妈妈多做不必要的羞辱;即使母子关系早就不像普通亲子间那么地单纯,绝不能因为过度的索求和奸淫,而失去以往和妈妈之间那种温馨亲情。

  比起奸淫一只言听计从的肉娃娃,让妈妈保留她身为母亲的尊严,只会让我和妈妈乱伦时所带来的刺激更大、更爽,不是吗?

  妈妈每一次欲拒还迎,每一次对她的挑逗都显得那么新奇;沿序渐进,对妈妈的调教,总有一天会令她完完全全的——不只在生理上,就连心理上——都需要我。

  总而言之,我很喜欢与妈妈目前的关系,不想再多做突破。

  所以,只要在我淫欲得以发泄的情况下,我绝不会随便勉强妈妈做她不想做的事。

  坐在冰凉的马桶盖上,妈妈蹲坐在我跨下,替我把底裤褪至小腿下;火热的眼神望着我赤裸的下体,妈妈露出一丝淫荡的微笑,伸手将发丝抚在耳旁,低下头趴在我腿间,柔软的小手扶在我大腿上,温热的气息吐在鸡巴,几根拨落的发丝落在龟头上的马眼来回搔痒,顿时让我爽上了天,鸡巴更显坚挺。

  累积了多日来的欲望,鸡巴前端强烈的刺鼻气味让妈妈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吐出小舌,先试探性地、慢慢地舔了舔早已蠢蠢欲动的鸡巴。

  替我做了无数次的服伺,妈妈口交的技巧越来越高明,她先妩媚地望了我一眼,低下头,对准好位置,微微地张开她的樱桃小口,香舌舔湿了唇瓣,丝丝芬芳唾液由嘴角慢慢流下,淌满了正仰头怒望的火热肉棒。

  妈妈香软的嘴唇吸吮住被沾满了口水而显得滑亮晶莹的龟头,用她整齐秀丽的贝齿轻轻楔咬,小舌附在敏感的龟头上,以马眼为中心,绕着圆圈,用力地舔着。

  沿着勃起的棒身下端,充满魔性的香舌,由下往上来回舔嗜,她盈厚的美唇吸吮着腥臭的鸡巴,不时发出吱吱吱的吸吮声;配合妈妈美艳的容貌、晕红的腮帮子,和那媚意四射的眼神,让我在听觉、视觉、触觉与心理上都受到极大的满足。

  在妈妈高超的技巧上,忍不了多久,酥软过后,马上感到下体一阵绷紧,准备射精了!

  感觉到我高潮来临前的反应,妈妈抓住我的腰臀,将粗长的肉棒一口气吞了进去。

  「喔……」

  一下……两下……三下……鸡巴插在妈妈温软的小嘴里,龟头顶着喉咙,将火热的精液射了进去。

  妈妈强忍着肉棒深入所带来的呕意,将我射入她口中的腥浓白汁全部吞到肚子里去。

  完事,妈妈仔细地用舌头替微微发软的阴茎清洗一遍,连包皮外翻旁的精垢都毫不介意地舔吮入口,结束这次堪称满分的口交。